罗云鹏

时间:2019/9/11 12:10:00   来源:

罗云鹏,原名张会誽,后改名张敬载,化名张
西平,1910年生于
黑龙江省
巴彦县一个殷实的大户人家。由于有个“守财”的父亲,童年的罗云鹏像一个小雇工一样,与贫苦人家的孩子一起给家里放猪,直到9岁才进本村一所私塾读书。这使他懂得了劳动人民的疾苦,产生了对劳动人民的感情,从而成为他从剥削阶级家庭脱胎而出的开端。他学习十分用功,很受老师器重。17岁左右,罗云鹏小学毕业,考入
齐齐哈尔中学念初中,以第一名的成绩毕业。20岁时,他约了几名同学远离家乡赴
天津投考南开中学。
  罗云鹏为人正派,有正义感。在南开时,学生为了反对学校中的一些不合理规定闹起-,罗云鹏代表同学与校长进行面对面的说理斗争,受到同学们的拥护。
  经过领导-,罗云鹏思想觉悟不断提高,1931年在南开中学加入中国共产党。从此,他就在党的领导下,开始了职业革命的生涯。在
天津,他先后担任天津反帝
大同盟党团书记,中共天
津市委秘书长等职。在领导-中,他曾被反动派逮捕入狱。在狱中,他机智地托名张学中,隐蔽了身份,一年多后被父亲花钱保释出狱。
  1932年从南开中学毕业后,罗云鹏根据党组织的指示,考入北平大学法商学院学习政治经济学。在校期间,他积极投身-,经常在
大连、北平、天津一带活动,同时参加中共
北京市委宣传部的工作,一面从事党的地下工作,一面读书,并于1935年参加一二九运动,始终站在斗争的前列。
  1936年,罗云鹏26岁时,从北平大学毕业,党组织派他前往
延安,先在党校学习了一个时期,又被派到陕北公学任生活指导副主任。
  1937年秋,为恢复和发展甘肃党组织的工作,党组织决定在
延安学习的罗云鹏(此时称张
西平)和郑希侠(重远)到甘肃工作。为妥善起见,决定郑希侠先回
兰州,罗云鹏后去。
  1938年初,罗云鹏告别延安,带着党组织赋予的神圣使命,迎着西北高原隆冬的寒风,踏上了新的征程。他到
兰州后,先到八路军办事处谢觉哉处报到,经谢觉哉安排与甘肃工委书记孙作宾和郑希侠接上头,担任中共甘肃工委副书记兼组织部长。
  初到兰州,人生地不熟。罗云鹏住在共产党员罗扬实家中。为了应付国民党-、保甲的盘查和避免引起别人的注意,他和罗扬实以兄弟相称,遂化名
罗平,后改为罗云鹏。他与工委其他同志一起,在中共中央和八路军驻兰州代表谢觉哉的直接领导下,与八路军驻兰州办事处紧密配合,领导甘肃的抗日救亡运动。他们提出团结抗日,改革政治,发动群众的口号,在工人、城市劳动群众和青年知识分子中间进行工作,组织进步群众团体,开展抗日救亡宣传活动,发行进步书刊、报纸,宣传中国共产党的政治主张,提高人民群众抗日救国和争取民主的思想觉悟,使甘肃的抗日救亡运动出现了一派大好形势。
  这时,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已经建立并得到发展,但由于国民党反动派的阻挠,中共甘肃工委仍处于地下状态。罗云鹏和工委的同志们为争得党在甘肃的合法地位进行了积极的斗争。他两次执笔,以中共
甘肃省工作委员会的名义,写信给国民党
甘肃省党部,批评甘肃政治,反对滥抓壮丁,提出了一系列团结抗战的重大问题。由于国民党甘肃省党部始终不敢以书面形式作出答复,争取合法地位的计划未能实现。
  甘肃抗日救亡运动的兴起以及中国共产党组织的发展,使消极抗战积极-的国民党反动派坐卧不安,采取种种手段进行破坏。他们借口“统一领导”,一方面企图把抗日救亡的进步团体和组织纳入反动的轨道;一方面公开解散了一些进步团体,查封进步书刊,命令学校打击、开除进步学生,党政机关开除有共产党嫌疑的人员。1938年底,国民党反动派在
日本帝国主义诱降之下,更加积极-。为了保存党的力量,工委领导机关进行了必要的撤退,把一些党的骨干与活动分子以及不少要求去根据地的进步青年,逐步调入陕甘宁边区。1939年初,工委书记孙作宾奉调回延安后,罗云鹏负责工委全面工作,领导同志们在艰苦环境中坚持斗争。
  1939年12月,国民党顽固派发动了第一次-0,在甘肃派兵侵犯陕甘宁边区的正宁、
宁县、镇原等地,不断制造摩擦,搜捕共产党人和进步人士,兰州笼罩在-之中。正是在这种情况下,中共中央西北工作委员会为了检查、安排党在甘肃的工作,通知罗云鹏到延安汇报工作。罗云鹏到延安后,向西北工委秘书长贾拓夫作了全面汇报。不久,西北工委召开了专门研究甘肃工作的会议。西北工委领导人张闻天、李维汉、萧劲光、贾拓夫及中共中央组织部长陈云参加了会议。西北工委肯定了甘肃工委在前一段的工作中取得的成绩,同时也指出工委存在的有些活动公
开化,如在组织工作方面搬用党在边区工作的一些方法,进行党员登记等问题,这在兰州这样的地区是不适宜的,一旦暴露,整个组织就有被破坏的可能,责令甘肃工委立即纠正。西北工委还通知罗云鹏,决定派李铁轮担任甘肃工委书记。这次会议对甘肃党的工作给予很大帮助,使罗云鹏进一步认识了国民党统治区工作的特点,学到了不少开展秘密工作的方法。一个月后,他满怀信心地返回兰州。
  回到兰州后,罗云鹏立即召开工委全体委员会议,汇报延安之行的情况,研究贯彻落实措施。会议就加强党的建设,注意秘密工作;建立地下交通线,勾通与党中央的联系;立即销毁和转移那些可能暴露的党的文件、表格;分头将会议有关精神传达到基层组织,并进行检查等问题作出安排。会后,罗云鹏与工委青委书记王实先到
武威、榆中等地检查工作。到1940年初,兰州到延安的地下交通线由在靖远工作的郑重远负责,建立起来。中共中央的指示,通过交通员不断送到罗云鹏手中,工委的信件,也通过这条地下交通线送到延安。
  1940年1月,李铁轮来到兰州。李铁轮和罗云鹏等在兰州的工委负责人一起详细研究了工作,草拟了目前形势与甘肃党的工作任务的文件。文件分析了甘肃的形势,要求更好地执行隐蔽精干的方针,提出了加强秘密工作,巩固党的组织;注意群众性的-工作,利用合法手段开展抗日救亡运动;加强农村工作;加强回民工作等四项任务。
  为了落实文件提出的任务,工委决定6月初在周家拐子罗云鹏家中召开工委委员会议。6月5日夜,李铁轮、惠光前(又称林亦青、李健吾)分别从河口和徽县赶来,留宿在罗云鹏家中。不幸的事情发生了,6日凌晨2时左右,兰州全市进行户口大检查,警察突然闯入院内,由于李铁轮、惠光前二人没有申报临时户口,警察一定要带走。罗云鹏再三申辩,结果三人一齐被捕。罗云鹏妻子、省工委妇女委员会组织委员樊桂英立即将工委的-等销毁转移。中午,大批-再次包围了罗云鹏的家,翻箱倒柜进行搜查。第二天早上,-又至,并将樊桂英和年仅八个月的女儿俐丽,以及房东席维汉老人一起带走。
  罗云鹏被捕后敌人还没摸清他的身份,但在对罗云鹏搜身时,从帽子中掉下的一张纸条(一份党员教育计划)上,判断出罗云鹏是共产党员。在审讯中,敌人企图以汉奸罪名破孩罗云鹏。罗云鹏认识到现在只有公开自己的共产党员身份,才能挫败敌人的这一阴谋。因此,他庄严地向敌人宣布:“我是中国共产党党员,我们现在所做的工作,都是为了抗日救国,我是无罪的。”
  敌人十分重视罗云鹏案件,对他进行了多次审讯。每次受审,罗云鹏以共产党员大无畏的气概,与敌人进行针锋相对的斗争,公开揭露国民党顽固派假抗日真-的阴谋。敌人恼羞成怒,对罗云鹏施以坐老虎凳、压杠子、悬梁拷打等酷刑,还以投黄河淹死来威胁。罗云鹏面对敌人的重刑和威胁,坚强刚毅,毫不动摇,坚守党的机密。一次敌人在审讯中拿着纸和笔说:“如不怕死,你就签字”。罗云鹏毫不犹豫地接过纸来,挥笔写下:“共产党员罗云鹏不畏牺牲。”表现出共产党员的铮铮铁骨,浩然正气。
  罗云鹏被捕后,关押在兰州市警察第一分局看守所,在以后的几年内,他几次被转移。1940年下半年,日军飞机不断轰炸兰州,罗云鹏和后来被捕的工委秘书赵子明等,被转移到郊外的王家祠看守所。每到一地,罗云鹏就利用各种机会,领导同志们与敌人开展斗争,勉励大家坚定立场,革命到底。
  1941年初,皖南事变发生,国民党顽固派掀起的-0达到顶点。消息传来,罗云鹏根据当时的形势分析,认为时局急转直下,通过营救出狱的可能性没有了,并且随时有遭敌人杀害的可能。他经过深思熟虑,提出一方面从最坏的情况出发,做好思想准备;同时也不放过一切机会,进行越狱。当时他们所住的牢房是用旧庙的门道改建的,后墙是这座旧庙原来的四扇大木门,门外隔着一道不高的木栅栏就是大路。遂决定以此为突破口,积极准备,争取于春节期间越狱。
  越狱准备工作秘密地进行着。他们利用修改火炉的机会,偷来铁炉条,利用夜暗,把铁炉条在火炉中烧红,连续几 夜,在门板上一点一点地烙出一个一尺见方的洞,白天加以伪装,使敌人毫无觉察。春节期间,看守人员忙着过年,是越狱的好时机。正月初五午夜时分,万籁俱寂,罗云鹏、李铁轮、惠光前、赵子明四人逐次从门洞里出了牢房,越过栅栏,在黑暗中向阿干镇煤矿方向奔去,准备绕道奔赴延安。遗憾的是,发生了意外。当他们走到孙家台时,碰上了敌人的巡逻兵,四人跑散,罗云鹏、惠光前因道路不熟,不幸第二次被捕,关押到兰州沙沟秘密监狱。
  罗云鹏和惠光前第二次被捕后,给带上12公斤重的大脚镣,整天带着手铐,遭到敌人更残酷的严刑拷打。但他们坚贞不屈,正气凛然,仍然坚持斗争,并用革命道理教育同监难友。
  抗战胜利后,国共谈判签订“双十协定”。罗云鹏领导难友向看守所提出执行国共和谈协议,无条件释放政治犯等要求。敌人十分惧怕,明里玩弄缓兵之计,暗地里在策划-阴谋。
  1946年2月25日夜,一名看守通知罗云鹏:“所长请你去谈话。”平时都是白天谈话,怎么今夜提审?一个念头闪过罗云鹏的脑海,他深情地看着与自己同患难、共甘苦的妻子樊桂英,平静地说:“你要保重!有机会要回‘家’,带好孩子。”然后吻别了在狱中渡过六个寒暑、遭尽磨难的爱女罗俐丽的额头,毅然走出了牢门。10时左右,罗云鹏被绑送到兰州大沙坪活埋。临刑前,敌人又劝其自首,说:“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如果现在招供,还可以不死……”罗云鹏蔑视一眼,打断刽子手的问话,说:“少废话!我罗云鹏活是共产党的人,死是共产党的鬼,你们不要有什么妄想!”随着“共产党万岁!”“打倒国民党反动派!”的口号声,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罗云鹏壮烈牺牲了,但那撼天动地的口号声久久地在群山间回荡。
  青山树碑,黄河长啸!罗云鹏的一生是短暂的,却是革命的一生,战斗的一生。他把风华正茂的青春无私地奉献给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直到生命的最后一息。为纪念罗云鹏,解放后,甘肃省人民政府在兰州华林山烈士陵园修建了罗云鹏烈士纪念亭。1983年,全国政协委员、谢觉哉夫人王定国为烈士题词:“烈士精神不死,金城永存英名”。
  (马肇钧关同正)
相关标签:

评论 0条评论

期待你的神评论~
剩余200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

    点击加载更多

    删除操作

    确认删除此条评论?
    删除
    取消

    相关文章